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yjgr的博客

马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夙缘  

2017-07-03 13:4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半夜迷路,被一妇人带出险境,次日得知她早就死了

老苏 

夙缘 - 驯马汉子 - yyjgr的博客

故事:半夜迷路,被一妇人带出险境,次日得知她早就死了

夙缘一词,可以解释为前世恩怨,或命里注定的恩怨情仇。

单说旧时,有个叫冯兰秀的客商,娶妻多年,没有一儿半女,算命的半仙儿却让他莫急,说他注定会有个女儿。

一日,冯兰秀回乡,走到监县地界,不觉天色已晚,这条山道他以前走过,也不知怎的,却迷了路,本来打算于山腰的那座寺庙歇脚投宿,眼下却是越走越偏,虽明月当空,却不知身在何处。

不禁有些焦急,又行半个时辰,因前日刚下过一场大雨,地面有些泥泞,一看地上的脚印,冯兰秀一下泄了气,转来转去,却还在原地瞎晃悠。不走又瘆得慌,荒郊野外的,若碰到个拦路打劫的,这一年就白耗了,于是硬着头皮继续走道。

又过多时,弦月西坠,不能视路,冯兰秀看到前方有亮光,还有婴儿啼哭声,走近观瞧,发现有个妇人怀抱婴儿,打着打笼前行,冯兰秀心道,这便好了,我赶上前,问她下山的路。

谁知这打灯笼的妇人,腿脚颇为利索,冯兰秀紧追慢赶,始终差那么一截,孩婴哭泣声越来越大,冯兰秀近日因上火嗓子嘶哑,喊了几声,妇人根本听不见。冯兰秀撵至十字路口,灯光消失不见,妇人也没了影。

冯兰秀隐约看到下方有几处灯火,乃是个村落,心里大定,料想那妇人可能是进村了,也便朝那里走去。

到了村口,倚在牌坊处,也是累极,居然睡着了,直到天色大亮,才又醒来。

牌坊旁边有处茶棚,冯兰秀叫了两碗茶喝,煮茶老汉随口问他从何而来,冯兰秀就将昨夜之事告诉老汉,说多亏了那个打灯笼的妇人,若非如此,现在恐怕还在山上转悠。

夙缘 - 驯马汉子 - yyjgr的博客

老头一脸疑惑,又问冯兰秀昨夜从哪个方向下山的,冯兰秀指了指。老汉犹豫半晌,说道:“客官,你可能是碰到路鬼了,这方圆十里,每家每户我都认识,谁家有几只鸡老汉我都知道,却没有似你所说的妇人。”

冯兰秀闻言,脸色大变,昨夜急着赶路,并无往这方面考虑,现在想想,哪个妇人也不会大半夜的在山道晃悠,转而一笑,又不害怕了,既是于迷途带路给我,是人是鬼,又有何惧。

邻桌那个中年人倒是特感兴趣,端着茶碗,坐了过来,又细细问了冯兰秀细节,最后说道:“兄台不妨领我到妇人消失的那个路口瞧瞧。”

冯兰秀瞧他气度不凡,一问才知,原来这人竟是被贬于监县任职的邑令,叫黄炳良,黄炳良只带一仆,怀揣文书,一路游山赏水,赶赴监县。

冯兰秀也想弄个明白,点头答应,三人同行,又走至昨夜那个岔路口,但见衰草迷离,不远处有座荒坟,兀自堆着。

三人面面相觑,黄炳良道:“兄台可否再领我去山上看看呢。”冯兰秀望了望崎岖山道,因有脚印,又是白天,还有另两人作伴,倒也乐意奉陪。

又行数里,越发难走,但见近处有一大片乱踩的脚印,可以辨别出,净是冯兰秀一人的,应是昨夜慌乱时留下的,再往外数十步,便是悬崖,也多亏那女鬼领路,不然再多晃悠一阵,十有八九会摔下山去,性命难保。

邑令黄炳良见他脸色异样,又让他再次回忆昨夜之事,冯兰秀想了半天,才补充道,那妇人脸面看不清楚,灯笼上似写有李府二字。

黄炳良点头道:“我们再回村打听打听,附近可有乡绅富户姓李,冯兄,那女鬼既然救你性命,也是夙缘,可助我一臂之力,查个水落石出,我猜想其中必有蹊跷,借冯兄之口申冤。”

这一返回不要紧,果然问出一桩陈年旧事,往东廿里,白水镇的确有一李姓乡绅,叫李公虹,十三年前,夫人生下一子不幸夭折,自己也染了病,几日后身亡,因是横死,便将她们远远地葬于黄陂村野外,以免触景生情。

夙缘 - 驯马汉子 - yyjgr的博客

黄炳良怀疑另有隐情,也不游玩了,来到县衙,早几日走马上任,一查果如所料,这李公虹还有个小妾,与正室同年怀胎,晚了两月,怀孕期间,李公虹飞来横祸,断了尘根,难再添丁。那小妾趁机耍坏,暗中买通稳婆,动了手脚,给正室接生时,弄死婴儿,又在正室产道抹上桐油,不日,正室宫坠而亡。因李公虹身有隐疾,也便再没有娶妻纳妾,小妾所生的儿子成了李家唯一子嗣。

李公虹也曾怀疑过此事,却投鼠忌器,不敢细问,怕小妾使脾气,虐待自己的亲骨肉。是以多年过去,邑令黄炳良再度提起此事,李公虹又顾忌颜面,包庇小妾,一口咬定正室是染病致死。

黄炳良一瞧这两位的表情,更觉得他们有所隐瞒,连夜找到那个稳婆,略施小计,连哄带骗,稳婆全盘托出当年恶行。

小妾和稳婆两人,最后被枭首示众,此案成为监县长久不衰的茶后谈资。

再说冯兰秀,返家后,将奇闻说于妻子听,时近年终,买卖清淡,便在家里呆了多日,妻子月事迟迟不至,去看大夫,竟怀了胎儿,最后,生下一女,乡民皆言,应是那女鬼投胎而来,她领冯兰秀走出险境,冯兰秀说起这事,恰被邑令听到,查出十三年前的悬案,让恶徒昭众,冯兰秀多年无儿无女,巧在这时,妻子生了个女儿,看起来冯兰秀跟这女鬼还真有扯不清的夙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